当下最火爆的图片社交 FORK 背后的技术

by Figo

朋友圈已经被一款贱萌可爱的漫画形态的图片社交应用「FORK」刷爆了,我知道你也在玩或是在准备玩的路上了,然而你却并不知道这款上线即被 AppStore 推荐的“爆款”产品背后的故事。

关于 FORK

飞猪老师要做「FORK」,要把生活变成漫画,要把图片产品做的更好玩,要满足人之初,爱创作的本性。

而「FORK」,则要建立一个基于漫画形态的图片社交网络,以丰富的漫画贴纸为基础,激发引导用户的创作热情,沉淀多元化、有信息量的图片,再以这些优质内容来拉用户回头,让用户之间通过“改图转发”互动起来。

by kenshi54

与 FORK 技术 Lead 对话

今天要来和大家分享的是「FORK」背后的技术骨干,废话不多说了,直接进入主题吧。


Tommy:
先来段自我介绍吧。

Pepsin:
哈喽,我叫 Pepsin,目前是「FORK」的技术 Lead。14年九月在优酷待了一个月后就和飞猪一起做项目了,当时聚一起搞的是「懒人输入法」,然后上线后就开始做现在的「FORK」。


Tommy:
怎么只在优酷只待了一个月?没挑战?

Pepsin:
那时刚好飞猪找人接手「懒人输入法」开发,之前跟他微博上聊过游戏,就顺便插了一嘴说我可以搞,然后他就说服我出来了。另外一方面,优酷的活的确是没什么意思,走人也是早晚的事。


Tommy:
大公司的职位就不是给你们这些人开的。讲讲你是怎么入行的吧。

Pepsin:
最早是大学开发 Android,做自己的一个记账 app,做一半发现没有一个服务器后端支持同步什么的太挫了,就想简单粗暴做一个服务器满足下前端需求。搜了一圈,Java 的太重了,好像没有几年功夫不行,Python 的 Django 难度也高,启动不起来,看 RoR 好简单,就弄起来了。为了搞明白 Ruby,就镐头书元编程一股脑子都看了,服务器也成功搭起来了,但是被 Ruby 辐射影响,不想写 Java 了,就专门搞 RoR 了。也靠这个找到了第一份工作,认识了很多大牛,学到了很多。

后来 RoR 也写烦了,觉得写前端有意思,各自可视化,就跳槽 Admaster,搞了前端,最后搞了一个叫 Ase 的屌丝框架,webkit 的 webcore 看了一半,对前端的爱也就到这了,然后就优酷跳出来搞懒人输入法了。总结下来,似乎没有太多为什么写这写那,就是一时感兴趣哪,就赶紧动手搞起来搞明白这事,就完了。


Tommy:
挺能折腾的,这个行业现在特别缺愿意折腾的人。从「懒人输入法」到「FORK」,可以分享下你们思考项目创意的想法吗?

Pepsin:
「懒人输入法」基本上都是飞猪的主意。呼哧呼哧搞完上架后,我们两个都觉得这个东西大公司要抄是分分钟的事,上架那天晚上我们在马甸吃烤串,然后他提出想继续搞他以前想搞的图片社区,他感兴趣这个,但是他没想好一个图片社区怎么样才能更有参与感,我因为是程序员,知道 Github,就提出可以做图片的 Fork(另一个原因是我很爱恶作剧,图片的 Fork 哈哈)。这样一张好照片不止好看,大家还能真正参与进来,他觉得不错,于是我就开始技术研究看看可行性怎么样。研究了几天没什么大坑,就搞起来了。

思考创意大致上可能就是大家都觉得有趣,再想想其他人会不会觉得有趣,然后看看能不能实现,能实现就赶紧实现试试这样。

今年3月前我把「FORK」整个 iOS App 搭建出来,包括那个巨复杂的编辑器和对应的异形文字排版还有对应的全部东西。同时目前「FORK」的 Server 端也是我一手搭建,目前每天接受的请求量大概是千万级别了。(当然,我仍然能睡得很好,搞后端的应该理解这话的意思)。同时后台的 Worker 还要处理百万级别的量。


Tommy:
单独完成了后端与 iOS 的工作,这个强度大吗?从决定开始做到上线这当中遇到过什么大困难?

Pepsin:
强度其实还好,我其实不摸键盘的时候搞不懂那些东西。所以日常生活不受这些乱七八糟的系统设计影响。决定开始做到上线这里面最大的几个困难基本上就是 iOS 客户端因为我本人对 API 的文档的一些错误理解而导致的各种崩溃,搞了比较长时间。


Tommy:
现在技术团队的组成是什么样的?

Pepsin:
目前四个人,iOS Android Ruby 工程师各一个,主要都负责界面这块。我自己目前就是调试底层图形处理的性能,一些比较麻烦的界面坑,服务器的一些架构设计。


Tommy:
过程里有哪些比较麻烦的?提醒一下准备入坑的小伙伴们。

Pepsin:
文字气泡,使用起来可能很简单,但是底层实现上比较复杂。到现在也没有做到满分,标点符号,英文换行还没做好。目前只能说是60分水平。具体技术细节大家可以多用用猜测一下。

FORK is hiring

FORK on 哪上班